微博
中文子网>文化

继承父辈绿色事业 藏族女孩愿一生护林

2015-06-20 10:52 吴平
四川农村日报 放大 +

苟显熙左为游客演唱民歌。 夹金山林业局 供图

6月15日,早上7点。云雾缭绕的夹金山好像蒙着面纱的仙女。此时,苟显熙已经和同事们开始了一天的巡山护林。作为嘉绒藏族女孩,苟显熙的藏文名字是泽良拉姆,是仙女之意。5月栽树、冬春防火、病虫防治、间伐育林……23岁的苟显熙已经在父辈世代守护的大山上巡护了5年。

奇遇野狼女娇娃锐变女汉子

夹金山林业局1978年成立,山脚下的硗碛藏族乡通往宝兴县城的公路就是当年的林业工人一钢钎一钢钎凿出来的。苟显熙的爷爷、爸爸都曾在林业局工作。2010年,18岁的苟显熙初中毕业后,从父辈手中接过护林员的袖章时,已经是“林三代”。本以为对林场工作比较熟悉,能够很快适应,但是看着容易做起来却难,刚参加工作的第一周,苟显熙就打了退堂鼓。

“好累啊,栽树子挖坑、扛苗子、浇水,全部都跟男娃娃一样哩。”苟显熙边说边紧皱起眉头来,仿佛单是回忆那劳动场面都让她十分辛苦。除了体力跟不上,枯燥单调的林场生活也让她在精神上备受折磨。

2013年1月的某个夜晚,大雪封山,林区只留下4个人值班。苟显熙一个人住在一楼的宿舍,正在熟睡中的她听到门口响起怪异的动物叫声。开始以为是鸡公,可是越听越觉得声音凄惨,原来是狼在嚎!吓得苟显熙头发都竖起来了!“它就在我窗户外面来来回回蹭着,真怕它撞破玻璃跳进来。”野狼足足嚎叫了十几分钟,“就好像在哭一样,不知道是丢了孩子还是失去了伴儿,让人又害怕又有点替它难过。”

野狼终于拖着沉沉的步子离开了,余音仍有些悲怆,却留给苟显熙一种奇妙的情愫:每每想起那只狼,她觉得背后这座大山虽然沉默、粗犷,却也在不知道的角落里藏着柔情和奇妙的缘分。

放假回家,要上工的前一晚,苟显熙常常躲在被窝里跟妈妈撒娇。妈妈不会用好听的话去骗她,只是告诉她慢慢就适应了。说来奇怪,在雪夜隔窗听到那只野狼的哀嚎之后,虽然护林工作还是一如既往的繁重,苟显熙觉得忍受起来没那么辛苦了。

文旅兴山护林事业渐入佳境

夹金山是红军长征时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山下的宝兴县又以熊猫城享誉中外,人文历史和自然生态资源极为适合发展旅游。但由于缺乏资金投入,林业局迟迟没能办起旅游接待。借助汶川特大地震的灾后重建项目,林业局修建了具有接待数百人能力的林海山庄。苟显熙在护林间隙,还做起了接待员工作。不用拼体力,女孩子的优势显现了出来。

能歌善舞的藏族人民能说话就会唱歌,能走路就会跳舞。苟显熙的歌舞表演成了篝火晚会上的压轴节目。2013年某个疗养团队在这里玩得十分尽兴,只是林海山庄的音响有些陈旧了,客人便自己出资捐助了一台价值5万元的设备。

重走长征路,看日出云海以及跟山上悠闲漫步的牦牛合影,都是旅游的保留项目。苟显熙家里放养了三四十头牦牛。她给游客们讲剪牛毛的趣事,常常把大家逗得乐不可支。“6月份天气热了,必须要剪牛毛。有时给小牛犊子剪完毛之后,牛妈妈认不得它了。左闻闻右看看碰碰头,用它们的语言交流一下,才能辨别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孩子。”“也有危险的地方。虽然剪完之后,他们肯定舒服多了,但这些牛放养惯了,不会老老实实等着你给它剪毛。有一个邻居下巴都被戳穿了一个洞,还有的脸被牦牛刮花了……”

旅游业的兴起,一方面有利于林业局创收,更好地开展护林工作;另一方面也加重了巡山任务。“毕竟游人多了以后,各方面的隐患会增多。”苟显熙和她的同事,每月22天的巡山时间必须保证,中午就在山上吃冷饭,因为林区不允许出现明火。

“以前经常委屈得哭起来,现在不会了,因为看到了自己栽的树子长大了,林子更漂亮,林区发展更好了,很欣慰。”已经做了妈妈的苟显熙意识到,前人栽树后人才能乘凉,为了把祖祖辈辈守护的夹金山完好地传给自己的孩子,她愿意巡山护林一辈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