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中文子网>滚动

地区动荡加剧全球难民问题(国际视点)

2015-06-20 08:10
人民网-人民日报 放大 +

今年4月,大批叙利亚难民抵达希腊莱斯博斯岛。图为一名叙利亚妇女抱着孩子抵达港口。

人民视觉

6月20日,全球迎来第十五个世界难民日。联合国难民署18日发布最新《全球趋势》报告显示,目前全球难民总数已接近6000万,创二战以来新高。

全球难民形势缘何愈加严峻?欧洲在处理难民问题上,难点在哪里?如何实现标本兼治,是摆在国际社会面前的共同难题。

从2011年到2014年,由于地区动荡和冲突加剧,全球流离失所人数增加了41%,已接近6000万。该报告还表明,2014年,全球输出难民人数最多的国家是叙利亚,而欧洲成为全球难民人数增加最快的地区,去年一年,共计近22万人穿越地中海偷渡到欧洲,是2011年高峰期的3倍还多。

中东地区成为难民“重灾区”

近期,记者的叙利亚朋友特拉维成功从大马士革“逃”到了德国慕尼黑。据他的朋友们介绍,特拉维的旅途颇费周折:先从大马士革坐飞机抵达叙北边界的卡米什利,再徒步越过边境进入土耳其,并由此坐船前往德国。“作为难民,这样的旅程非常冒险,既面临牢狱之灾,也有安全隐患。但是为了生存,他真的敢豁出一切。从地中海偷渡,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叙利亚人不得已的选择。”他的朋友宰因丁说。

就像特拉维一样,仅去年一年,就有390万叙利亚难民被迫流落到全球107个国家。目前,来自叙利亚的难民人数已高达1160万。叙利亚也首次超过阿富汗成为全球最大难民来源国。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共有960万叙利亚民众面临人道主义危机。其中叙境内的无家可归者已达652万,至少有302万难民出逃至邻近的黎巴嫩、约旦、埃及等地避难。

旷日持久的冲突加剧了叙利亚的人道主义危机,酿成本世纪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中东地区是全球难民问题的“重灾区”。地区内既有难民输出国,也有难民接纳国,不少国家更是“身兼两职”。

当前,中东的难民问题出现了新的变化:一是规模庞大。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2012年中东难民总数约为1030万,占全球难民总人数的29%左右。加上490万巴勒斯坦难民,所占比例高达37%。二是流动情况复杂,表现为难民反复迁徙和跨境活动。例如在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后,此前受动乱或教派冲突等影响被迫逃往叙利亚的伊拉克难民,不得不再度外出逃难。三是生存状况恶劣,难民在就业、教育、医疗等方面受到限制甚至歧视。

地区国家承受巨大难民负担

黎巴嫩已成为全球难民比例最高的国家,平均每1000人中就有232人是难民。目前,在黎巴嫩全国各地有1000多个未经政府许可临时搭建的难民营,许多无处栖身的叙利亚难民就住在这些生活设施非常简陋的难民帐篷里。许多难民心中最大的愿望是早日结束难民生活返回家园。

2014年,与叙利亚相邻的土耳其首次成为全球接纳难民人数最多的国家。自叙利亚冲突爆发以来,土耳其已接纳了超过180万的叙利亚难民。而面积仅有一万多平方公里的中东小国黎巴嫩则成为全球难民比例最高的国家,逃至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人数一度高达120万,接近黎巴嫩人口的1/3,此外还有大批来自巴勒斯坦地区的难民。

制度缺陷致使欧盟难有作为

“难民问题正在成为欧洲最头疼的问题。”欧洲移民政策研究所所长伊丽莎白·克里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政治上刺激了极端势力渗透,在经济上使本已捉襟见肘的欧洲财政更加不堪重负,在社会上造成了更加难以弥合的族群对立,极易引发暴力冲突。

为了回应国际社会对欧盟“不作为”的指责,欧盟委员会5月13日公布了一揽子行动计划,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一项提议就是给各成员国摊派难民安置指标。难民安置事关国家利益,在此问题上欧委会没有多大决定权,最终决定权在于各成员国政府,如果各成员国不能达成一致意见,这项难民安置提议就没有落地的机会。

6月16日,欧盟28国内政部长召开会议,再次就难民摊派提议进行了讨论。在当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欧盟轮值主席国拉脱维亚内政部长科兹洛夫斯基斯遗憾地表示,各成员国分歧严重,“强制分配和自愿认领的方式都没能达成一致”。

据悉,德国和法国虽然原则上支持该难民安置提议,但认为具体配额比例需要“更加公平”。英国、爱尔兰和丹麦明确表态不会参与难民安置计划,英国内政大臣特雷莎·梅当天再次重申了英国的强硬态度,称欧盟应当果断遣返所有偷渡至欧洲的移民,而非采取难民安置的政策。波兰、捷克等众多东欧国家则强烈反对配额制度。

本月25日、26日,欧盟领导人将在峰会上进一步讨论难民问题。有分析认为,难民治理问题凸显了欧盟的制度缺陷,欧盟在涉及泛欧盟的议题上只是一个协调员,而不是指挥员。如果这种权力格局不能改变,欧盟在难民问题上就很难有大的作为。

(本报贝鲁特、布鲁塞尔6月19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5年06月20日 05 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