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中文子网>推荐

掌握了维汉双语,我们更交心

2015-06-20 06:46
中国民族报 放大 +

其曼村的孩子们特别喜欢驻村工作组的干部。图为几个孩子依偎在本文作者身旁。 李成林供图

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从天府之国成都来到第二故乡新疆阿克苏,遇到第一个难题就是不会少数民族语言。为难之际,柳暗花明,我工作的部门有个就业培训中心,常年开设有各种技能培训班。我在招生简章中,发现有维吾尔语培训班,喜出望外,立即报了名。

在南疆地区工作,学会维吾尔语无疑是必要的。我很顺利地成了维吾尔语培训班的学员。培训班晚上上课,授课教师请的是时任地委翻译科的科长韩兆义。

别看韩老师是汉族人,他是学维吾尔语专业的科班出身,在维吾尔语翻译中深耕数十年,听说写译,无所不精。

韩老师非常专业、敬业,水平也高,从文字语法教起。可是,由于我基础差,缺乏语言环境,三个月后,基本上把老师教的又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虽有名师,却没有教成我这“笨”学生。

2014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开展为期3年的“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从各级机关选派干部下乡驻村。我成了第一批队员,与全疆7万余名干部一起,奔赴南疆各乡村的广袤田野里。

我所住的村庄,是柯坪县启浪乡的其曼村。全村有6个村民小组,总户数175户 680人,村民99%是维吾尔族。

一住进村子,面对这些朴实可亲的维吾尔族乡亲,我一下子傻眼了,感到自已耳“聋”了,嘴“笨”了,失声了,能力不足了。怎么办?只有学维吾尔语,从头学起。

驻其曼村工作组是个混编组,共7个人,由阿克苏地委宣传部、地区粮食局和柯坪县商信委三家单位的干部组成,其中,只有柯坪县商信委的赛衣提是维吾尔族。

好在组长李新从小与维吾尔族乡亲生活在一起,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还曾担任过阿瓦提县英买力镇的党委书记,能说一口地道的维吾尔语。

一次入户走访期间,工作队队员帮助家庭困难的村民申办低保,调查完家庭经济状况等情况,队员看符合条件,连说“可以,可以”。老乡听了,转身从羊圈里赶出一只羊来。老乡这是要干什么?我们顿时懵了。原来,羊的维吾尔语读音是“阔衣”,老乡以为我们要他牵出羊来,这闹了一个大笑话。

李新看到工作组的5名队员都不懂维吾尔语,和群众难以沟通,为推进“访惠聚”工作深入开展,决定在工作组从学“双语”入手,开办“双语”互学班,每天晚上学一个半小时,学5个至10个单词,循序渐进,并指定赛衣提当工作组的维吾尔语老师。

当晚学,隔天考察。考察不过关的学员,罚洗锅碗。有了这个惩戒措施,大家学起“双语”来分外用心,生怕自己落后。有的还通过手机下载维吾尔语视频音频日常练习。

听说工作组办了“双语”培训班,阿克苏地委委员、宣传部长刘宝升还给我们每个队员赠送了一套《基层干层维吾尔语会话手册》、《维吾尔日常用语口袋书》作为教材,真是及时雨。

我们的这个驻村工作组的“双语”学习班,只学发音,不学文字,讲读、听读、学读、诵读,从最简单的单词学起。从“亚克西”学起,从日常问候语学起。

第二天入户走访,我们都会操着昨夜学来的半生不熟的维吾尔语,在乡亲们面前小试牛刀。当那些夹生的维吾尔语从我们口中吐出的时候,有时会弄得乡亲们一头雾水。我们再重复一两次,乡亲们就会意了,然后笑着重复一遍,纠正我们不准的发音。

农村真是广阔的天地,群众才是最好的老师。晚上的“双语”培训班打基础,白天入户拜维吾尔族乡亲们为师,与乡亲们对口型、定音准、纠歧义。农家庭院的大爷大叔,田间地头劳作的巴郎、古丽,戈壁滩上放羊的巴郎子都是我们最好的维吾尔语老师。

我们这些日常讲说汉语的队员,学起维吾尔语就要另换一套语言系统,我们找到了学维吾尔语的诀窍,通过记别名的方式来加深记忆、认识了解。群众叫“滴汗”,多么形象生动的语言。我们重新认识牛羊,羊叫“阔衣”,葡萄叫“玉穷”,西瓜叫“塔屋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随着单词掌握的数量增多,我们可以学习简短的句子、对话了。在入户走访中,我们能用维吾尔语问询乡亲们的家庭情况了,家里有几口人、有多少地、农业机械状况如何,牛羊有多少只,娃娃在哪里上学,家里有什么困难等等。

有了肥沃的土壤,种子就会落地发芽生根。有了良好的语言环境,学“双语”事半功倍。不到半年,工作组的成员人人都能用维吾尔语和乡亲们进行交流沟通了。

语言通,心灵通,一通百通。乡亲们能主动到工作组来反映情况了,闲来无事时也常来工作组聊聊天,说说时政,话话桑麻,其乐融融。

驻村一年来,学会了维吾尔语的工作组成员,能利用语言这个桥梁更好地开展“访惠聚”活动了。

驻村期间,通过深入的走访了解,我们工作组帮助乡亲们改造了滴灌带,把低产田变成了高产田;村里一度失声的大喇叭又响了起来,我们请来文艺队下乡演出,丰富村民文化生活;帮助村里修通了路、安装上了太阳能路灯;为村民引进了优质林果,调整农村产业结构,帮助村民增产增收,把党的温暖、惠民政策的种子播进了村民的心田,乡亲们也用鲜活的语言把村庄的梦想挂在了我们心头。村里有了红白喜事,乡亲们都要邀请工作组的队员参加。

命运休戚与共,梦想相联相通。驻村一年来,我们与维吾尔乡亲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交上了朋友,赢得了各族群众的称赞和爱戴。

驻村结束后,一次我去乌鲁木齐出差。身边坐着一个维吾尔小伙子。要是以往,我们会相对无言直至旅途的终点。会了维吾尔语,我主动同他拉话,开口问他的名字:“斯蒙子尼么?”他没料到我们语言相通,听了我的问话,顿时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笑颜,高兴地告诉我说,他叫库尔班。

我们俩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亲密地聊起家长里短、民风民俗、天南地北,旅途的寂幕无聊也一扫而空……

掌握了维汉双语,我们和维吾尔族同胞更交心!

(作者系新疆阿克苏地委宣传部干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