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中文子网>旅游

林芝,安详而淡定的归属

2015-06-15 14:01
新浪旅游 放大 +

  林芝是个好地方,安详而美好。

  林芝的美好可以从很多地方看出来,比如山。由于海拔的关系,拉萨周围的山都是光秃秃的,几乎不长什么东西。而海拔相对比较低的林芝气候相对比较适合植物生长,所以山都郁郁葱葱的,树木繁盛。从拉萨坐车到林芝的路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这个区别。林芝的物产也相当丰富,除了松茸,这里还出产虫草,手掌参,贝母等很多中药材,还有多种木材。当地居民靠山吃山,只要稍微勤劳一点儿,生活就很富足,这一点从他们盖的漂亮的房子上就能看出来。

 

  林芝的动物们也都安详而淡定。我们开车一路上遇到猪牛羊鸡狗无数,他们大都不太理会来往的车辆,该干嘛干嘛,或者大摇大摆淡定从容的横过马路,或者干脆以路为家呼呼大睡,更有甚者,又一次遇到一只狗,我们等它过马路的时候,它居然突然来了兴致,在我们的车前停下来拉了一坨屎,我们当时就崩溃了。司机们也都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能绕着走就绕着走,实在不行就等着。这就是传说中的和谐吧?

  林芝第二天的行程是去鲁朗林海和南伊沟以及离八一镇很近的大柏树公园。鲁朗距离八一镇80公里左右,据说堪比瑞士风光。既然不能去瑞士,去鲁朗看看应该也不错吧。关键是,一定要去尝尝那里的石锅鸡。

 

  出发后,车子继续着昨天的转山运动。路上泽仁师傅跟我们说,每年5月份的时候,路边的山谷里开满了杜鹃花,还有桃花。想想都觉得美,啥时候有机会能在5月份的时候来一趟呢?不久,天开始下起小雨,细雨迷蒙云雾缭绕的山里更增加了神秘的美感。

 

  我们暗自庆幸是昨天去的南迦巴瓦,要是换成今天,估计只能顺着泽仁师傅的手指的方向,望着阴云密布的天边,想象南迦巴瓦的样子了。由于时间比较充裕,我们一路走走停停,到达鲁朗的时候正好是午饭时间。让师傅带我们去了家他比较熟悉的饭馆,我们5个人点了大份的石锅鸡,友情价280,据说一般情况下要300元。

 

  鲁朗的石锅是用当地产的一种石头挖成的,是真正意义上的石锅,据说一个锅要1000块以上。鸡是当地的柴鸡,再加上当地产的手掌参,贝母,党参,枸杞,大枣等等中药材,一起熬上几个小时才算搞定。汤味儿鲜美无比,那叫一个好喝,喝完了口有余香。鸡肉和手掌参也都很好吃。我们风卷残云般的把一大锅吃的都扫荡干净,还加了两份面条和宽粉。满足感前所未有。

  后来的后来,据曲宗同志说,墨脱的石锅鸡要更加正宗,引的我们不仅浮想联翩口水翻滚。

  我们一直吃到撑,然后就捧着肚子开始逛鲁朗林海了,途中从当地人手里顺便买了点儿新鲜的松茸,虫草和手掌参,价格都不贵。

 
刺梅

  我们进去的时候天还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雨雾迷蒙的鲁朗田园就像一幅水彩画徐徐平铺在我们眼前,青山蒙蒙绿草如茵流水潺潺遍地野花,不远处居然还有几匹正在从容的吃着草的马,简直完美的过分。云雾在满是树的山顶上笼罩盘旋着,眼前一片片的是林海也是云海。更远处的山峰在云中时隐时现,身处其中就仿佛身处仙境。那一刻我想忘记所有苦的经验,悄悄的融化在这其中,用心去感受这难得的安详。

  从鲁朗出来,直奔南伊沟。进入南伊沟需要首先经过一个军队的检查站,扣押身份证,出来的时候再返还。不巧的是,当天进入南伊沟的路上有塌方,我们只好在门口流连了一会儿之后,去离八一镇很近的大柏树公园了。顾名思义,公园里只有几棵几千年的柏树,其实没什么可看的。

  在公园门口,碰到有当地的姑娘卖一种叫做刺梅的水果,颜色很好看,吃起来酸酸甜甜的。据说是她们从野生的树上摘下来的,她们还给我们看她们的胳膊,上面都是被树上的刺划的伤。

  林芝的行程基本上就这样结束了。让我们留恋的有很多,吃的玩的还有美丽的风景,还有可爱的泽仁师傅。

  第二天我们坐林芝到拉萨的大巴,这次运气没有来的时候那么好,大巴车很破,想开快也没可能,一路上都在被各种车超越,只是偶尔冒着黑烟超过几辆农用车。大概9个小时的颠簸,我们才回到拉萨。

  原标题:林芝:安详而淡定的归属

  (责编:央金)

相关新闻